知識帶來的其實不是快樂

有些事,開始在意後才會覺得痛苦。

Pain is the root of knowledge.

Simone Veil

像是台灣本體意識,我現在只要聽到台獨、統一等大中國(或你要說大中華)視角的詞彙就會很痛苦。聽到大陸這兩個字就會更難以接受。更不用提相聲瓦舍之前會貶低台語或是冒犯原住民的梗更是令人不忍猝睹。

像是性別意識,聽到一句話、想講一句話、想回個回覆就會再三考慮,很怕說出會讓自己鄙視自己的言論。(最近發現,講一句話時,「若別人對自己的妹妹、女兒、女友講這些話時會不會替她們生氣」作為衡量標準其實還蠻實用的,作為一個順性別男性若要同理用這個方法應當不錯)

像是盤古之白、像是 kerning、各種在再應因的地得不分⋯ 太多有了相關知識後反而更容易感到難受的例子了。

有時候都會想,究竟是一無所知地感到快樂、無憂無慮地什麼都不用考慮比較好,抑或是承受著這些令人痛苦的在意、捨命追尋知的慾望更好。

抱怨歸抱怨,已經踏上這條路,就只能繼續走下去了。希望乘著這些苦難的同時,也能夠替身邊的人、環境帶來一些正面的影響。

老樣子,再來點一首歌吧

原來這就是轉大人,原來這就是社會黑暗
原來這就是小漢時候,整天夢呀夢呀夢
原來這就是登大人,大漢了後才知挫哩等
原來三分天註定,七分靠打拼,愛拼才會贏


原文寫在 womany talk 室:知識帶來的其實不是快樂

或許你想說說